您的位置:首頁  »  新聞首頁  »  氣質美女  »  我與空姐的奸淫歲月
我與空姐的奸淫歲月
“尊敬的旅客,由昆市飛往千花市的1205號航班即將起飛,請關閉電子物品,不要在走廊走動!

  楊業身穿迷彩T恤,提著一個行李包走進了頭等艙,找到自己的座位后坐下去,然后閉上了眼睛。

  感覺到飛機起飛后,他雖然閉著眼睛,但緩緩嘆了聲氣。結束了近十年的軍旅生涯,如今退伍還鄉,三分不舍三分惆悵。但想起十年未見的父親,心頭又被厚厚的期待覆蓋。

  過了一會兒,楊業聞到一陣芳香,女人的香味兒,很舒服。這時感覺到一只手緊緊的抓住了自己的手臂,他睜眼一看,一個美麗的女人正帶著一絲緊張看著自己。

  “大哥,幫幫忙,我可以坐你身邊嗎?”女人一副瓜子臉,一雙望穿秋水的眼眸含著淚水,看上去,她很是慌張。

  沈夢瑤從沒發現過頭等艙里還有這么沒素質的,剛才,她正閉眼休息,不想身邊的黑人男子對她毛手毛腳將她驚動醒來了。

  她警告了幾聲,沒想到黑人男子變本加厲,動作更加猖狂。沈夢瑤嚇壞了,她看到旁邊隔著一條走道的楊業,見他穿著迷彩T恤,直接起身跑過來了。

  楊業抬頭朝右邊看去,一個身材魁梧的黑人男子正陰沉看向他們這邊。

  這時,黑人男子起身朝這邊走來,用生澀的漢語說道:“哥們,我們換個座吧!”

  楊業沒理他。

  “如果你不識相的話,小心我把你從飛機上扔下去!焙谌四凶优,低喝一聲。

  楊業還是沒理他,大手一伸,將沈夢瑤直接攬在懷里,用行動來說話。

  “法克!”黑人男子暗罵一聲,俯身下來,那比砂鍋還大,像黑狗屎一般黑的拳頭直接朝楊業打過去。

  “啊……”沈夢瑤驚呼一聲,拳頭眼看著就要打到楊業的腦袋上了。

  楊業右手抱著沈夢瑤,左手突然抬起,相對黑人來說不大的手掌,不偏不倚接住了這一拳。

  楊業一皺眉:“滾!”

  一股巨大的力量從他手臂傳遞到手掌,沖擊到黑人的拳頭上,黑人男子被擊退了幾步,摔倒在座椅上。

  就在這會兒,楊業和沈夢瑤換了個座位,沈夢瑤還沒來得及說聲謝謝,左手臂又將她緊緊的抱住了,一股特有的男人氣息充斥在鼻間,瞬間鬧了個大紅臉。

  黑人男子掙扎著又準備過來,楊業突然開口,用流利的英文說道:“如果你以為華夏人好欺負,那你就錯了,很可能你會因為今天的事而后悔終身!

  黑人男子邪笑一聲,他就不行這看上去沒自己強壯的小男人能打贏自己,再說,他可是軍人出身。剛才那一下只是失誤!

  又是一拳朝這邊砸過來,楊業冷哼一聲,右手一揮,再次接住了黑人的拳頭。黑人動作很迅速,因為他是站著的,位置上有優勢,猛地一腳朝楊業的腹部踩下去,那又長又粗的大腿,似乎爆發力極強。

  當周圍的乘客看到這一大腳即將踩在楊業腹部時,有人已經忍不住捂住了眼睛。而這時,奇跡發生了。

  黑人男子踹到一半的腳又縮了回去,然后身體慢慢的,一點點的蹲到地上。

  “法克,疼……疼死我!

  就在剛才的一瞬間,楊業五指發力,手指鉆入黑人男子的拳頭,將他的小拇指和無名指猛地后面一掰。

  五指連心,兩根手指已經被楊業掰到極度彎曲的程度,黑人男子開始求饒。

  楊業抓著他的手,慢慢站起來,一腳將他踹翻在地,喝道:“我再說一遍,這是華夏,不是你們能夠為所欲為的地方。滾!”

  黑人男子驚恐的看了楊業一眼,連滾帶爬的逃離頭等艙。

  “好,干的漂亮!”

  周圍幾乎都是華夏的乘客,看到楊業的所作所為,不禁熱血澎湃,紛紛鼓起掌來。

  “姑娘,你叫什么?”漸漸安靜下來后,楊業看著身邊的美女問道。他這才仔細注意她。

  上身穿著一件白色雪紡衫,下面是一條黑色包裙,腳上穿著一雙黑色細帶高跟鞋,一雙大長腿被黑絲包裹著,顯得極為性感。肌膚勝雪,仿佛吹彈可破,尤其是那一雙靈動的眸子,特別惹人喜愛。

  “我叫沈夢瑤,謝謝你仗義相助。你叫什么呢?”

  “我叫楊業,男,單身!”

  聞言,沈夢瑤臉色微紅,有些不知道說什么了。

  “你有微信嗎?到了千花市,請你吃頓飯!鄙驂衄庨_口說道,只是想純粹的感謝一下他。

  楊業搖頭:“手機還沒來得及買。你可以把你的號碼告訴我,我記得住!

  沈夢瑤有些驚訝,這年頭出門不帶手機的人可不多。她頓了頓,拿出一張精致的名片遞過去:“有空的話,可以去這上面的地址找我!

  “沈夢瑤,很好聽的名字!睏顦I不由贊美道。名片上只有一個名字和號碼,還有一個地址,之外并無其他信息。

  到了千花市之后,和沈夢瑤道別之后兩人就分開了,當楊業提著包走到機場外面的廣場,看著遠方的高樓大廈,不禁感慨萬千。

  攔了一輛的士,直奔振興路,家里的地址他始終是記得的。下車之后,入眼便是一座超過二十層的大廈,下面是一個購物商場。楊業記得,這里原來是幾個機械廠,每天上下學都聽到乒乒乓乓的敲打聲。

  繞過購物商場,三排五層高的居住區出現在眼中。墻壁上斑駁泛黃的顏色似乎訴說著這里的歷史。

  他直接朝第一棟樓走進去,來到301門口,他深吸一口氣然后敲了敲門。

  這里原來是單位房,后來分給了父親,不過這一走就是十年,也不記得里面的擺設了。他腦海里開始幻想和父親見面的情景,心跳難得的加快了些。

  這時里面傳來腳步聲,嘎吱,門打開了,楊業張嘴準備喊爸,但看到眼前黝黑的中年男人,他愣了一下:“姑,姑父?”

  中年男子也呆住了,半響才驚醒過來:“你,你是小業?”

  “是,我是小業,我回來了!”楊業高興道。

  中年男子立馬朝里面喊道:“阿梅啊,快出來,咱家小業回來了!

  很快,一個身上帶著圍裙正穿著花格子老式襯衣的婦人走了出來,看到門口的楊業,楞了半響,臉上擠出一絲笑容:“呀,楊業回來了?真是的,怎么突然回來都不打聲招呼呢?”

  楊業走進屋子,里面的格局還是沒變,坐南朝北兩室兩廳。他左右看了一眼:“姑姑,我爸呢?”

  聞言,中年男子和婦人對視一眼,婦人眼珠子轉了轉,笑道:“你爸……你爸他出去有事了,小業啊,你先坐一會兒,馬上就開飯了。等下你表妹也會回來,你們這么多年不見了,一定有好多聊的吧!

  楊業在家里四處走走看看,回憶著從軍之前的兒時生活。不一會兒,餐廳里傳來陣陣香味兒,飯熟了。

  姑父周常本一遍開酒一邊招呼楊業吃飯,姑姑楊梅則站在陽臺邊不斷朝下面張望,嘀咕道:“這孩子,說好帶男朋友一起來吃飯,怎么還不見人?”

  “哎呀,她不回來就不回來了嘛,飯菜都涼了,小業剛回來指不定餓壞了,咱先吃吧!”周常本皺眉說道。

  楊梅一聽不悅了,雙手叉腰怒道:“周常本,你什么意思?你親女兒第一次帶男朋友回家吃飯,你這樣子怎么還不樂意是嗎?”

  “哼,一天天不務正業,能帶回個好男朋友還是怎么的……”說著將酒瓶打開,給楊業和自己面前倒了一杯。

  “怎么不務正業了?不就在酒吧上班嗎?她畢業才一年,現在一個月都能賺幾千上萬了,你呢?你這個做爹的干了一輩子泥瓦匠,什么時候一個月賺過一萬了?”楊梅白了一眼,不滿道。

  周常本張了張嘴,憤怒無奈而不語。

  楊業微微皺眉,看樣子姑姑一家子內部矛盾不小。

  這時門口響起了腳步聲,嘎吱一聲門開了,一對年輕時尚的男女走了進來,女子染著一頭金黃色頭發,穿著一套露肉的牛仔短裝,耳朵和鼻子上都打了耳釘,一副十足太妹樣兒。她身邊的男子同樣是一頭黃發,嘴里叼著煙,戴著墨鏡,手里提著兩個禮品盒一起走了進來。

  “爸媽,我回來了,這是我男朋友黃超!敝芰鴮⒛_上的高跟鞋往旁邊一甩,一屁股坐在了凳子上。

  “叔叔阿姨好,一點心意送給你們!敝艹瑨吡藯顦I一眼,摘下墨鏡笑了笑。

  楊梅看到禮品盒上寫著長白山人參的字眼,一張臉笑開了花,接過禮物笑道:“小超啊,你來就來,還買這么貴重的禮品干嘛?”

  見周柳一坐在椅子上就開始玩手機,周常本咳嗽一聲:“小柳,你表哥從部隊回來了,快打個招呼!

  周柳抬頭瞄了一眼楊業,僵硬說了句表哥好,然后繼續玩手機。這時周柳忽然想起什么,跑到楊業身邊,一副好奇的樣子問道:“表哥,你在部隊干多少年了?”

  “九年多!”

  “聽說退伍回來的老兵有不少錢吧?國家給你發了多少錢啊?起碼得二三十萬吧?”周柳似乎很感興趣的問道。一旁的楊梅也睜大了眼睛盯著楊業。

  “哦,回來之前都捐給福利院了,現在孤家寡人一個!”楊業淡淡說道。

  聞言,周柳哼哼一聲:“都捐了?你是不腦子被門夾了?我剛還準備找你借點錢做生意呢,算了,反正楊家的人都是點頭腦簡單的窮光蛋!

  楊梅的臉色也變了變,視線又回到了黃超身上。

  開始吃飯了,楊業總感覺不是滋味兒,時不時朝門邊看幾眼,老爸怎么還不回來?

  周常本似乎心情不大好,時不時和楊業碰杯。

  這時楊業看到黃超的手臂上有一些帶紅黃色的斑疹,他皺起了眉頭朝他仔細看了過去,過了半響,楊業冷不丁抬頭朝周柳問道:“你們交往多久了?同過房嗎?”

  桌上幾人一愣,都不明白楊業怎么會問這么個問題。

  “你問這個干嘛?都是成年了還有什么不能做的!敝芰鴬A起一塊牛肉放進嘴里,滿不在乎說道。

  見周常本夫婦有些驚愕,黃超點燃一支煙笑道:“大表哥啊,都啥年代了,我和柳柳感情很深,再說都是成年人了……”

  “他有病!”楊業突然打斷黃超的話,一指黃超,看向周常本夫婦。

  黃超摸了一把頭上的黃毛,故意亮出手上的腕表:“大表哥,我這表知道多少錢嗎?兩萬,正宗瑞士名表。我知道你現在沒錢,但飯可以亂吃,話可不能亂說,我能有什么病?”說著,還將一把大眾標志的車鑰匙放在了桌上。

  楊業瞄了周柳一眼:“你有嚴重性病,為什么要瞞著周柳呢?要害她呢?”

  “楊業,你嘴巴給老娘放干凈點?誰有病?你才有病?你全家都有性病!”周柳一拍桌子,指著楊業氣呼呼扯開嗓門喊了起來。

  “小業啊,你怎么知道,他身體有問題呢?這可不是小事兒啊!”周常本皺眉對楊業說道。他雖然知道眼前這黃毛小子不怎么樣,但他不愿意這小子真有那種病,否則就是害了自己女兒。

  “我剛才看到了他手上的紅黃斑點,在他吃飯的時候看了他的舌苔和眼睛。確定無疑,姑父,我在部隊的時候就是軍醫,這不會錯的!”楊業輕聲說道。

  “啪!”黃超一拍桌子站了起來,指著楊業吼道:“老子警告你,別亂說話,否則別怪老子翻臉不認人!

  “周柳,你難道沒有發現過他的異常嗎?比如皮膚上的問題,還有你自己身上的問題!睏顦I盯著周柳。

  周柳忽然記起來,兩個月前開始黃超和自己那個的時候必須要關燈,以前他的習慣都是開燈……而且,一個星期前,自己下 身奇癢,發紅,還有難聞的味道。

  看到周柳神色異常,周常本蹭的一下站起來,指著黃毛喝道:“小子,你說老實話,到底有沒有病?如果你害了我女兒,我跟你沒完!

  “哎呀,你吵什么吵,有沒有問題明天去醫院檢查一下不就知道了。都坐下,小超,你也坐下!睏蠲芬娗闆r不對,她立即開口打圓場,并狠狠的瞪了楊業一眼。

  “小業啊,你是部隊里的醫生,說不定看走眼了呢?你表妹可是第一次帶男朋友回家,你說話也要注意著點!睏蠲烦瘲顦I冷冷的說了一句。

  幾人坐下來了,但楊業沒心思吃飯了,他問道:“姑,我爸怎么還沒回來?”

  “哼,你爸?你爸在養老院呢,怎么可能回這里!秉S超叼著煙冷哼一聲。

  楊業一愣,立即皺起了眉頭:“你怎么知道我爸在養老院?”

  這時劉梅立即給周柳打眼色,可還是慢了,黃超一臉高傲道:“我當然知道,你爸還是我安排進的養老院。人老了,腿腳也不利索,住這里也是浪費資源!

  楊業轉頭看向周常本夫婦:“你不是說我爸出去有事了嗎?”

  楊業慢慢站了起來,沉著臉說道:“這里是我家,怎么叫我爸住這里是浪費資源?姑,姑父,你們今天把話說清楚!

  從今天回來看到的一切,楊業其實心里已經有些不安了,姑姑貪財,表妹周柳也是個虛榮之人,姑父本分但沒他老婆女兒厲害。加上這個痞里痞氣的黃超,爸爸的日子肯定不好過。而且,他剛才在房間里轉了一圈,根本沒看到一樣屬于父親的東西。

  劉梅立即走到黃超身邊,按住他的肩膀,然后笑道:“小業啊,你爸爸幾年前犯了嚴重的關節炎,一直也聯系不上你,到醫院花了五六萬都是我和老周去借來的。后來你爸說一個人住這里太孤單,小柳就讓他男朋友找關系送到養老院去了!

  “那個養老院?”楊業不想聽她的話,直接看向黃超。

  “城東,天安養老院。哪里不太好找,你得注意點!秉S超笑呵呵說道。

  楊業直接起身,提著包就出門了。

  “哼,一個破當兵的,脾氣還這么大,真不知道這幾年兵怎么當的?”劉梅朝門口狠狠瞪了一眼。

  “媽,你說表哥回來了,他會不會把這房子要回去啊?”周柳有些擔心道。沒錯,幾年前,她和母親劉梅看上了這套房子,雖然老了些,但起碼在這寸土寸金的千花市有個安置的地方。

  后來周柳把這個想法跟黃超一說,黃超立馬來了興趣,兩人一拍即合。劉梅時不時來看自己大哥,悄悄在房間里撒上些水,讓濕氣變重。加上是老房子,防潮效果也不好,不到一年,老楊就住醫院了。

  劉梅巧言善辯,加上周柳一雙甜膩的嘴,母女倆來了幾次,就說服了老楊,在黃超的安排下,坐著輪椅進了養老福利院。

  黃超冷笑一聲:“要回來?有證據嗎?我查過了,這房子是十幾年前的單位房,當時是租借給你舅舅的,沒產權證也沒登記證,就是一張長期租賃,這么久了,那玩意兒有沒有還不知道呢。再說了,他一個小兵仔子還有什么本事?我大表哥可是刑警隊副隊長,我那邊還有幾十號兄弟,他能翻出朵花來?”

  聞言,劉梅的臉上揚起了笑容,周柳嬌嗔的看了黃超一眼,把剛才有病的事兒拋在腦后,白了一眼道:“就你能!闭Z氣中夾著一股得意的味道。

  周常本一拍桌子,冷哼一聲:“明天我就去工地了,這段時間不回來!边@個家,他越住越不是味兒。

  話說另一邊,楊業走到路邊攔下一輛的士,告訴司機目的地是城東天安養老院,那司機一愣,居然不知道。

  又攔了幾輛的士,才有一位司機愿意去,不過要加五十塊錢,原因是哪里偏僻而且沒回頭客。楊業只好答應。

  車子開了差不多一個小時,從有路燈的大道上轉到簡易公路,然后上了一條漆黑的砂石路,最后停在了一個掛著節能燈的石柱門口。

  楊業下車,大鐵門上掛著一把銹跡斑斑的大鎖,他喊了幾聲,一個五十多歲的保安走了過來,保安那手電晃了幾下,隔著鐵門冷聲冷氣問道:“找誰的?這么晚了,這里不接受親屬探望了,你回去吧!”

  楊業那個氣啊,這鳥不拉屎的地方起碼距離城區三十多里路,黑燈瞎火的,老子能去哪里?想著,他從兜里掏出一張百元鈔票,遞過去,笑道:“老哥,幫個忙,我才從部隊回來,著急著想見見我父親!

  保安看到那紅大頭,又仔細朝楊業打量了一翻,才將打門打開,并告訴他十二點前必須出去。

  在一個面色冷漠的護理人員帶領下,楊業在一個門口停下了,他指著跟前一扇發霉的小木門問道:“我父親就在這里面?”

  “你以為呢?難道還是五星級酒店嗎?這是政府養老福利院,是不花錢的!弊o理白了楊業一眼,轉身就走開了。

  楊業在四周看了一眼,身前就一條排水溝,散發著一陣惡臭。前面是一片橘子林,烏漆墨黑的,老人家住在這樣的環境里能舒服嗎?

  他敲了敲門,沒鎖,自動開了。一股潮濕的發霉味撲面而來,他喊了一聲:“爸……”

  “啪!”燈亮了,昏暗的燈光下,不到五平米狹小的房間里,一個老人躺在一張小木床上,有些疑惑的看著門口。

  “爸,是我,小業!”看到這情景,楊業的眼眶忍不住有些濕潤了,一步步走了過去。

  走到窗前,楊昭輝才看清楚來人的模樣:“是小業,我的小業回來了?”老人說著,用一只手顫抖著朝楊業的臉上摸去,他生怕這又是一場夢。

  “爸,是我,回來了,真的回來了!睏顦I緊緊的握著父親的手,半響,再也說不出一句話來。

  楊昭輝掙扎著要起來,雙腿無法動彈,楊業幫忙將他扶起半靠在床上,他掀開單薄的被子,看到父親的雙腿瘦骨嶙峋,沒有一絲肉色,心中不禁一陣難過。

  “爸,你別動,我給你看看腿!睏顦I說著,從腰間摸出一個羊皮包,打開后一排閃亮的銀針露了出來。

  “哎,醫生說沒法治了,以后都得坐在輪椅上。小業,你別費力了!睏钫演x嘆息一聲,頗感無奈。

  楊業沒說話,取出銀針,對著血海、承山、足三里,三個穴位慢慢刺入銀針,右手捏著一枚一針,在血海穴上輕輕轉動著,丹田內一針翻騰,一縷元氣通過銀針進入楊昭輝的穴位,元氣順著經血進入他身體。

  楊昭輝之感覺雙腿微微有些發熱,又有些酥麻。

  十多分鐘后,楊業收針,擦了一把汗水,笑道:“爸,你動下腿試試?”

  “嗯?”楊昭輝聞言試著動了動雙腿,驚訝的發現不疼了,以前只要一動,關節處就疼的鉆心,所以不能走路。

  “不疼了,真的不疼了,兒子,你,你是在部隊學醫嗎?”楊昭輝滿臉幸喜道。

  “嗯,算是軍醫!睏顦I點點頭。

  “好好好,比起我這個做老師的出息多了!睏钫演x滿是高興。他的認知里,現在醫生是個很吃香的職業。

  父子兩見面聊了大半宿,楊業本想在這里面將就睡一晚,但空間實在太小,而且潮濕很嚴重,楊昭輝硬是要他出去找個賓館睡一晚。

  “爸,您放心,過幾天我就來接您出去,再也讓您受苦了!睏顦I說完之后,提著包出門了。

  他從養老院出來后,沒有車,只能憑著感覺在黑夜里行走,大概過了半個多小時來到了簡易公路上。雖然路燈很暗,起碼不用摸黑行走了。

  走了三四百米,忽然看到前面停了一輛黑色越野車,走進了一些之后,看到車身輕微有些晃動。

  “車震?”楊業有些驚訝,但很快便釋然了,見怪不怪。

  但走了幾步,楊業便皺眉停下了腳步,他隱約聽到車內傳來微弱的呼喊聲,是什么?他屏住了呼吸,耳朵一動,是一個女孩子喊的“救命!”

  楊業加快了腳步走到車旁,透過玻璃朝里面看去,兩個年輕男子正將一個女孩摁在后排座椅上,欲做不軌之事。

  “嘿嘿,小妹兒,你就從了咱兄弟兩吧,保證讓你好好舒服一翻。啊,你敢咬我?操你大爺……”

  童菲兒簡直要絕望了,她怎么也沒想到在下班回家的路上,會遇到新聞上才見到過的事。而且,這兩個家伙明顯喝了很多酒,手機也在慌亂中丟了。

  感覺身上的衣服被撕扯的越來越少,童菲兒撕心裂肺的哭喊了起來。

  “你叫,你使勁兒叫,叫啞了也沒人過來,這荒郊野外的,哈哈……”一個男子怪笑著,這小美女越是叫得兇他越是興奮。

  “喂,外邊有人!睏顦I突然打開車門,把里面的兩個家伙嚇了個半死。大半夜的突然站在車門邊,還以為是鬼呢。

  兩個醉鬼看清楚楊業之后,立馬咆哮著吼道:“哪里來的小混蛋,給老子有多遠滾多遠,壞了爺的好事不然弄死你!

  楊業懶得跟他們廢話,一手抓一個,直接從車內拖了出來扔到地上。

  “華夏這么美好,就是你們這些渣壞了景色!睏顦I點燃一支煙,心中特別憤怒,今天心情本來就不好。

  “我干,老子弄死你!”一個男搖搖晃晃站起來,從身后抽出一把匕首,猛地朝楊業刺過來。

  楊業冷笑一聲,右手精準的扣住男子的手腕,朝右邊一翻,男子疼的一屁股坐在了地上,匕首也掉了。

  楊業撿起匕首,唰唰唰,匕首仿佛在他手中有了生命一般,跳動了起來。

  他一腳踩在一個男子的臉上,匕首指著另一個男子,道:“把錢和車鑰匙留下,繞你們一命,這荒郊野外的,就算你們叫啞了也沒人過來!

  兩個男子瞬間清醒了,剛才還在嘚瑟這地點選得好,現在已經后悔到了腳掌心里。本來是劫財劫色,現在倒好,被別人劫了。

  童菲兒蜷縮在后排座椅上,這個救了自己的男人從一上車就沒說話,她心里也沒底,到底是好人還是壞人。

  楊業一邊抽煙,抬頭朝后視鏡里看了一眼,后面的女孩身上只剩下一套黑色內衣了,雪白的肌膚在夜色里異常耀眼,看得出,她身材很好。

  突然,童菲兒見開車的楊業一只手伸進了放在副駕駛座位上的包里,她心里一晃,抽泣著道:“大哥,求求你放了我吧,我只是一個打工的,我卡里還有六千,你要的話全部給你。求求你放了我吧,我還沒談過男朋友,我不想被以后的老公嫌棄,求求……”

  “把這件衣服穿上!睏顦I想笑,這妮子頭腦真簡單,要真是劫匪,能放過你個小處 初女?他的右手從包里抽出一件體恤,扔到了后面。

  童菲兒一愣,心中重重的松了口氣,她慌忙將迷彩體恤套上之后,再也忍不住疲倦,沉沉的睡了過去。

  將車子開到市區后,楊業翻看了一下剛才的收獲,有一千多現金。見后面的女孩沒睡醒,他將車子開到一家酒店門口,剛剛停下童菲兒醒來了。

  她揉揉眼睛,迷糊道:“這是哪里啊?”

  “長湖區!睏顦I盯著導航說道。

  童菲兒一看車上的時間,快凌晨三點了,她驚呼一聲:“大哥,你,你能送我回家嗎?”

  楊業一愣,旋即問道:“送你回去可以,但是……你那兒還有多余的房間嗎?沙發也行!

  沒辦法,本來退伍的時候獎了一大筆錢,不過他腦子一抽,全部給捐出去了,心想回家也用不了多少錢。但現在來看,身上一共就兩千多塊錢,必須得省著用。

  童菲兒想了想,點頭道:“有,不過只有沙發!

  “謝謝!”楊業笑了起來。

  導航上顯示距離目的地還有五公里的時候,楊業把車子停了,他擔心那兩個家伙會因為車子而找到這個女孩,所以兩人下車后直接攔了一輛的士。

  安置小區口下車后,童菲兒穿著寬大涼快的體恤一路小跑上了五樓,然后快速打開門鉆了進去。剛才的士司機朝他看了好幾眼,那眼神總是怪怪的。

  童菲兒一進門就進了房間,換好了衣服之后她出來了,見楊業躺在沙發上已經閉上了眼睛。心中一動,喊道:“哥,你洗澡嗎?”

  楊業睜開眼睛,看到童菲兒換了一條淡粉色的裙子,一雙粉嫩的小腿露在外面,穿著人字拖的小腳丫白白凈凈非常誘人,他頓了頓:“你先用吧,等你睡了我再洗!

  童菲兒忐忑不安進了浴室,她從沒讓一個男人進過自己的屋子,心里難免有些緊張,當然,還有一絲絲興奮。

  過了許久,篇幅有限 關注徽信公眾號[唯漫文學] 回復數字488, 繼續閱讀高潮不斷!見沒動靜了,楊業起身進了浴室,簡單沖了一下然后倒在沙發上很快便沉沉睡去,這一天,也夠累的。

  清晨,童菲兒被鬧鐘吵醒,一看時間她驚呼一聲:“糟了,快遲到了!彼⒓创蜷_門沖出去,然后直接打開了衛生間的門口,習慣性的脫褲子,脫到一半,看到前面蹲了個人,是男人,楊業!

  “啊……”一聲尖叫劃破了清晨的寧靜。

  童菲兒只感覺臉上火辣辣的熱,篇幅有限 關注徽信公眾號[唯漫文學] 回復數字488, 繼續閱讀高潮不斷!退到衛生間門外,她捂住胸口暗罵自己:該死,怎么就忘記了家里還一個男人呢?真是的,丟死人了。

  楊業也很郁悶,剛才那一驚嚇把到了“門邊”的東西又給嚇的縮回去了,怎么都不敲門呢?

  打開門之后,見童菲兒已經換好了衣服站在外面,臉紅的厲害:“你,你剛才看到什么了?”

  楊業一愣:“黑色的,蕾絲邊!

閣下的支持是我們更新的動力-請點擊下面把本站分享給你的好友圈及各大論壇貼吧YY★☆★☆★☆好東西要與大家分享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