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頁  »  新聞首頁  »  都市激情  »  干了副總的秘書
干了副總的秘書
我是一家國外公司的中國分公司總經理,嚴格來說,雖然我只是一個總經理,但是在分公司這里算是權利最大的一個人,我今年有二十四歲,至于我為什么這么年輕就當上了總經理,還是靠著上一輩的關系。


  我的爺爺和國外總公司的董事長當年曾經是一個學校的同學,他們一起加入一個傭兵團,兩人是生死與共的戰友,后來他和爺爺都退役了,他留在了俄國接手家族產業,而爺爺回到了中國到處游山玩水。


  后來由于種種原因我就做上了這個公司的總經理,說是總經理我也只是代表總公司傳達一些命令而已,我根本不了解這些東西,每天除了去公司到處看看有沒有什么漂亮的美女,在揩揩油就沒有多少事情了。


  今天,我正在辦公室無聊的上著H網,看著A片,感覺現在的AV真是越拍越爛了,都沒有什么新意,還不如看看小說有比較強烈的幻想,我在公司閑著沒事也會在網上寫一些H小說,雖然沒有那些大神們寫的精彩,但是也還是可以入眼。


  我正無聊的看著電腦上聳動的肉體,內容大概是一個母親在睡覺,而她的兒子偷偷的摸她的絲襪腿,還掏出雞巴在母親的腿上面摩擦,然后摩擦到陰道外面,隔著絲襪和內褲繼續摩擦,后來母親醒了,兒子慌張的那褲子蓋上雞巴,然后母親給兒子口交。


  前面看點到是不錯,可一到了后面就沒有什么精彩劇情了,這個類型的片子還拍了好幾部,都大同小異,編號是UURU系列的,我記得是好像是58到62都是這類型的片子。


  對于我這樣一個閑的沒事就看AV的人來說,這種片子也只能讓我勃起有想手淫的一點點欲望,正當我想是不是該找一個女人的時候,我的手機響了,我一看屏幕,是國外總公司的電話,這個當然要趕緊接的。


  電話是總公司總裁打來的,大意說的就是給我配送了一個俄國秘書,剛剛大學畢業,家里面跟總公司的一個股東有點親戚,也不好讓從一個小人物做起,總公司那邊也沒有什么閑置的職務,想到當初沒有給我配送秘書,就把她給送過來了。


  之后還說了一大堆的廢話,無非是問問我最近公司怎么樣什么的,我也就跟他講了半天廢話,最后告訴我她已經上了飛機,讓我及時去接她,給她安排一下在這邊的生活,我無聊的掛斷了電話。


  之前一直聽說俄國美女都很漂亮,這次可算能見識見識了,呵呵,剛想要一個女人,天上就掉下來一個,希望別是什么歪瓜裂棗,要是那樣我就直接把她交給副經理安排。


  我穿上外套走出經理辦公室打了個電話給公司的副經理李良“喂,阿良嗎,讓你的秘書開車帶我去機場一趟,公司給我派送了一個秘書過來!


  李良的回答一直是那么簡單,只有“明白了!比齻字,我一直不明白為什么世界上真的有這種工作狂,難道他們不懂得享受嗎?還是工作就是他們的享受。


  李良是我公司的副總經理,公司的一切事物基本上都是由他操辦,我只是負責簽合同的時候到場等李良和別的公司的老狐貍講條件,而我就說幾句客套的話,最后負責簽字,或者接待一下別的公司的老總什么的事。


  如果不是我,總經理這個職位一定是李良的,不過我看他好像無所謂的樣子,下了電梯到了公司大門口,李良的秘書何鈺正在車上等著我,何鈺今年三十多歲,比我和李良都要大,李良今年也是快三十歲了。


  何鈺是一個很漂亮的女人,她有成熟女人的嫵媚,雖然已經三十多歲了但是仍然很有氣質,一頭微紅的大波浪,穿著普通的黑色OL套裝,仿佛散發著一種迷情的味道,我剛到公司時他就是李良的秘書。


  剛開始我以為她不是李良的小蜜,就跟李良有那種上下屬關系,后來我發現我錯了,李良這個家伙根本就只對工作有興趣,他對何鈺就像對普通的員工一樣,沒有什么特殊的,這樣我就心里開始癢癢了,畢竟如果她是李良的人我也實在不好意思下手,我已經搶了李良的總經理,不能在去搶他的女人。


  何鈺坐在駕駛室里看到我出了公司,搖下車窗對我招了招手“楊總,這里!蔽疑狭塑嚨母瘪{駛對何鈺說“何秘書,我們先去景豐機場,現在離飛機到還有三四個小時,我們先在機場里的飯店去吃個午飯!


  何鈺回答我“知道了,楊總!避嚢l動了,我仔細觀察了一下何鈺,今天何鈺穿的是黑色的OL工作服和黑色的透明絲襪還有黑色高跟鞋,我越是看越是想摸何鈺的黑絲美腿,就悄悄的把手伸到了何鈺的大腿那個位置,放了上去。


  瞬間,我的肉棒就有了反應,慢慢的在褲襠里抬起了頭,何鈺感覺到自己的大腿上突然多出了一只手,不用猜也知道是我,這也不是我第一次楷她的油了,何鈺面不改色的笑著對我說“楊總,現在我在開車,您要是想摸就輕輕的撫摸腿好了,千萬不要亂伸到別的地方,否則我車會開不穩的!


  我一本正經的點著頭“嗯,你放心好了,我有分寸的!焙吴曅睦锴那牡泥止,分寸?你還有什么分寸?還裝的這么一本正經的,臉皮真是厚到了有一定程度,耍流氓還這么光明正大的,不過也算了,誰讓他是總經理呢?而且長的也還可以。


  就這樣,我一路撫摸著何鈺的腿到了機場,何鈺被我摸的下車時腿都軟了,我悄悄調整了一下褲襠對何鈺說“何秘書,我們去哪吃午飯?”何鈺緊了緊腿部的肌肉,回答我道“請問楊總中午想吃點什么?景豐機場這邊有做海鮮,野味,家常菜和一些大眾的飯店,請問楊總想吃什么?”我想了想,這幾天腸胃不太好,就去比較大眾的飯店吃就好了。于是我就對何鈺說“就去大眾的飯店就好了,你挑一家,帶路,我們直接去!


  到了飯店,我們要了一個小包間,隨便點了一些菜吃,我們坐在包間的沙發上等著上菜,我問何鈺“何秘書,最近李良工作忙不忙?他身體狀況怎么樣!闭f著我的手就不老實的摸上了何鈺的絲襪腿,在她的兩條腿上滑動著。


  何鈺裝作沒感覺的回答我“楊總,最近這幾天公司不是很忙,但是李總每天都很忙碌,他的身體也沒有什么問題!蔽衣唤浶牡泥帕艘宦暲^續把玩著何鈺的美腿,我的手滑過何鈺的膝蓋,小腿,大腿,絲襪的柔滑讓我對何鈺的美腿愛不釋手,褲襠慢慢的變成了帳篷。


  就在這時,兩個女服務員端著菜推開門走了進來,真是攪局呀,她們看到我摸著何鈺的絲襪腿微微吃了一驚,而何鈺急忙拍開我的手轉過頭看著窗外,女服務員把菜放到了我們面前的桌子上,其中一個還偷偷看了我褲襠的帳篷一下。


  我在們兩人她放菜時伸手在每一個人的肉絲腿上摸了一把,兩個服務員都羞紅著臉趕緊出去了,我心道,這倆小妞還都不賴的,回來有空來個雙飛多好。


  一會我們吃完了飯,要走的時候何鈺發現自己的手機掉到沙發的縫里面去了,就趴在沙發上把手身下去撈,我看著何鈺撅起的美臀,短短的裙子因為趴著而露出了何鈺屁股,透明的黑絲下面是黑色的蕾絲小內褲,看的我是欲火中燒。


  我拉開褲子的拉鏈,掏出我的大肉棒,直接上前頂住何鈺的絲臀,何鈺身子突然僵了一下,她感受到我肉棒散發著灼熱的氣息緊貼在自己的屁股上面摩擦,心里面百感交集,最終,她還是選擇認命,繼續找她的手機。


  我用肉棒感受著何鈺的絲襪美臀,把肉棒豎著放進何鈺的臀溝里摩擦,兩只手伸到前邊,伸進何鈺的衣服里抓住她的乳房,何鈺的乳房特別細膩,堅挺,我抓住她的乳房揉捏,把她的乳頭用手心挑逗。


  何鈺只好配合我,撐起自己的上身,搖動自己的臀部,我被何鈺弄的肉棒更硬了,收回手來狂摸了何鈺的屁股一會就扯開了她的黑色絲襪,肉棒一彈直接打到她的陰蒂上面,何鈺‘啊’的呻吟了一聲,對我說道“楊總,你的好硬,好熱啊!


  我把肉棒抵在她的陰道口回道“那還用說,我馬上就讓你上天!闭f著一挺腰部,龜頭直接就插進了何鈺的身體“小騷貨,沒想到這么大了小逼還這么緊,多久沒被干過了?今天我就幫你松松土!


  何鈺也不回答我,只是在那喘著粗氣,我一用力,肉棒一插到底,直搗向了花心,何鈺看來真是很長時間沒做過愛了,小穴里面好像處女一樣緊,被我一進入,疼的又‘啊’的叫了起來,慢慢的何鈺小穴里水開始多了起來,我開始了抽插,每一下都噗次,噗次的。


  何鈺也開始放開了,淫蕩的叫著“啊~啊~哦~快,再快一點,啊~好大~,啊~真的要升天了!焙吴曇驗閺娏业目旄携偪駬u動著自己的腰,我伸出手來抓住何鈺的乳房,肉棒快速的在何鈺的陰道里面穿梭,沒一下都頂到何鈺的花心。


  突然,何鈺顫抖著身體趴在了沙發上,嘴里尖聲呻吟“啊!本o接著,我感到一股熱浪打在龜頭上,何鈺被我草的高潮了,我不僅沒有停下,反而更加快速的抽插,何鈺剛放開身體,沒想到我更加快速的干她,身體受到了更強烈的刺激,不過因為太久沒有男人的滋潤,何鈺已經感覺身體有些不支,只能趴在沙發上小聲的呻吟。


  我有抽插了一會,拔出肉棒插進何鈺的黑絲襪里摩擦,我輕柔的拍了何鈺的屁股一下說道“騷貨,快動動你的屁股!焙吴曇姥該u動起了自己的屁股,我看著肉棒在何鈺的絲襪里面緊貼著何鈺的屁股,心里面又是一種難言的刺激。


  我對何鈺說道“何秘書,過來幫我用嘴巴吸出來!焙吴暵犃宋业脑,轉過身子,我的肉棒也在絲襪里滑了出來,何鈺趴到我的胯下,對我嫵媚的一笑,慢慢的伸出舌頭在我的肉棒上輕撫而過,我打了個哆嗦,雖然說曾經我有過幾次性愛的經驗,但是當初她說什么也不肯幫我口交,所以這還是我第一次體驗口交的滋味。


  何鈺用她溫柔的舌頭挑弄著我的龜頭和棒身,看她熟練的技巧就能看出她曾經肯定是經驗豐富,原來也是一個淫女也說不定,我雙手摸著何鈺的頭發把她的頭往下壓,對她說道“直接吸吧,算算時間,飛機也快到了,怎么說總裁也是好好交代過我!


  何鈺抬頭對我拋了個媚眼,嘴里嗯,嗯的一口吞下了我的肉棒,口交和性交的感覺真是不一樣的,我的肉棒在何鈺的嘴里面到處亂搗,搗在何鈺的臉上,何鈺的臉馬上就凸起了一塊,何鈺用舌頭纏繞住我的肉棒,對著我的馬眼使勁的吸允。


  我感覺我馬上就要射了,我也不去忍耐,緊緊抱住了何鈺的頭部,何鈺知道我要射精了,卻也沒有辦法,只能發出唔,唔的聲音表示自己呼吸困難,我的精液全部射在了何鈺的喉嚨里面,何鈺的脖子一起一伏的,我的精液直接灌進了她的肚子里。


  我拔出肉棒,何鈺捂住脖子,咳咳的咳嗽起來,嘴角流出了幾滴殘留在嘴巴里的精液,何鈺無奈的看了我一眼,我突發奇想的想要嘗試一下AV里的劇情,就用手指沾了那些流出的精液伸到何鈺的嘴邊。


  何鈺看著我的手指,再次無奈的看了我一眼,發現我正滿懷好奇的看著她,她又轉過頭,把我的手指含到了嘴里,我感覺到何鈺把我的手指舔來舔去,手指上的精液被何鈺用舌頭一下子就舔到了肚子里。


  說真的,被女人舔手指確實是有那么一點意思,不過沒有那么卻強烈的欲望,我抽出手指對何鈺說“好了,你快收拾一下吧,歇一下我們就去大廳去等,時間也快了。


【完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