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頁  »  新聞首頁  »  都市激情  »  助理拿下主管
助理拿下主管
趙明被調到杭州已經三個多月了,作為浙江地區先鋒市場總經理,在來到杭州的三個月時間,確實取得了不錯的開端,他帥氣的長相,出色的能力,殺伐果斷的行事風格,以及對待同事的平易近人,取得了不少客戶以及下屬的好感,大刀闊斧的開闊市場,經過三個月的努力,總算是在杭州這座城市分得了一部分份額,接下來的擴展性發展將會是一個長期的持久戰。
  三個月的發展取得了一定有效的進展,總公司也是對其贊譽有加,并給予杭州分公司一份獎勵。
  這天晚上,趙明邀請所有在嘉明大酒店設宴慶祝,以對員工鼓勵與嘉獎。
  關穎今天晚上穿的非常漂亮,一襲黑色的長禮服群,緊緊的包裹著她性感的凸凹有致的身軀,渾圓的屁股,挺翹的胸脯是如此的引人注目,讓男人們的目光不停的在她的身上流連忘返。
  她注意到了趙明的目光,不僅讓她心中微微一笑,這是她今晚的目標,雖然知道趙總已經結婚了,但是誰在乎呢,異地分居這么久,他一定是饑渴的。
  關穎是趙明的助理,也是和趙明接觸最多的人,她深深被年輕帥氣的趙明吸引著,不僅是趙明長的帥氣,而且他的身上有著成熟男人才有的氣質,年輕,成熟,穩重,自信,還有一種霸氣,讓關穎每次看到他都能心跳加速,渴望被他征服。今晚,趙明喝多了,因為高興,總公司的獎勵不僅僅是夸獎和獎金,還有對他的加薪,這才是最重要的,所以他別高興,就貪喝了幾杯,不知不覺的就醉了。
  臨散場的時候,趙明已經站不穩了,從杭州分公司成立以來,趙總幾乎是滴酒不沾,這一次卻是喝了這么多酒,讓關穎頗感意外,不過關穎也有些興奮,或許今晚是個機會。
  關穎叫上兩名男同事,把趙明送到賓館,和兩名男同事離開后,關穎又返回來了。
  “趙總,喝口水吧!”關穎坐在床邊,喊著趙明。
  趙明已經睡著了,并沒有回應。
  關穎去衛生間打濕了毛巾,給趙明擦臉,然后幫趙明拖去西裝,脫掉褲子的時候,關穎看到了趙明鼓囊囊的黑色平角內褲,心中一蕩,有些臉紅,雖然談過男朋友,那種事情做過很多,但是現在這種這么主動的事情還是第一次,暗罵自己是個騷貨。
  關穎的手滑過趙明的臉,輕輕向下,摸過趙明的胸肌,強烈的男性氣息讓她有些著迷,不自覺的把手滑到了內褲上,抓到了一團柔軟,充滿了掌心,溫暖而飽滿。
  關穎忍不住抓住那根軟軟的肉棍,輕輕的撫摸,感受著它的雄偉,關穎不滿足于隔著內褲,為趙明脫下了最后一塊遮羞布。
  看著趙明古銅色的肉棒,粉嫩的龜頭,忍不住抓了上去,鼻子靠近,聞到了一股久違的男性荷爾蒙的氣息,讓她有些意亂情迷。
  關穎輕輕擼動包皮,上下擺弄,不兩下就讓它高高的挺起,猶如戰矛一般直指蒼穹。關穎緊緊握住粗壯的肉棒,感受著他的熱度,長度,上下套弄著,聞著荷爾蒙的氣息,讓她著迷。
  “嗯!”趙明發出一身呻吟。關穎下意識的縮回了手,屏住了呼吸,全身都有點僵硬,靜靜的看著趙明。
  只見趙明迷瞪著眼睛,做起身來,徑直走向衛生間。關穎嚇得一動不動,大氣不敢喘一下。緊接著聽到衛生間嘩嘩的聲音,知道趙明是去尿尿。
  趙明依然赤身裸體的走出衛生間,胯下的兇器依然昂揚挺立,看都沒看關穎一眼,繼續到頭就睡。
  “趙總!趙總?”關穎晃了晃趙明。
  趙明已經鼾聲響起。
  關穎再次抓住了趙明的大肉棒,棒尖還有一滴殘留的尿液,強烈的氣息撲面而來,關穎拿出一種紙,輕輕的蘸去那滴尿液,然后拿毛巾,用溫水打濕,輕輕的擦洗著讓自己怦然心動的大肉棒。
  關穎趴在趙明的腿上,一手抓住大肉棒,輕輕的擼動,另一只手小心翼翼的抓著兩個大肉球,臉離得很近,聞著好聞的男性氣息,讓她心神蕩漾,感覺自己下面又癢又濕。
  想起前男友曾要求自己含住他的大肉棍,自己卻始終拒絕如此做,從未給前男友口過,現在卻忍不住伸出了舌頭,輕輕的在大龜頭上輕輕的舔了一下。
  并沒有自己想想中的味道,有點咸咸的,卻不討厭。于是張開了小嘴,慢慢的含住了趙明的大龜頭,輕輕的吮吸著,舌頭舔舐著龜頭,慢慢的向嘴了含進,只含到一半的長度,就已經到了喉嚨口,再次吐出,舔舐著肉棒的每一寸,從上到下,從下到上,舔著肉棒的每一寸地方,每一道皺褶,然后慢慢含住蛋蛋,輕輕的舔舐。再返回去含住大肉棒,來回的吞吐,舌頭細心的挑逗著龜頭,從馬眼里分泌出的咸咸的,滑膩的前列腺液,關穎毫不猶豫的吞進了肚里。
  關穎左手握著肉棒,不停的吞吐著,只覺得自己的小穴瘙癢難耐,右手向下伸去,拉起長裙,把內褲撥向一邊,入手感覺到一片滑膩,早已濕的一片泥濘。兩根手指稍一用力,便已經滑入溫熱的膣道,舒服得哼了一聲。
  關穎吐出肉棒,快速做起來,來不及脫下長裙,直接把內褲拽了下來,拿起肉棒,對準小穴,一屁股坐了下去。
  “。。!”關穎忍不住叫了起來,然后又感覺捂住了自己的嘴,看看趙明沒有任何反應,才放心下來。
  剛剛那一下坐得有點猛,趙明的肉棒挺粗的,猛然進入讓自己的下面有些脹痛。很飽滿的感覺,也很舒服。
  關穎俯下身來,緊緊抱著趙明的身體,感受著大肉棒帶給自己的飽漲感,心里一股幸福感油然而生。心想著要是趙總沒有喝醉,就這么摟著自己,操著自己,該有多爽,自己寧愿被他操一輩子。
  關穎忍不住的屁股抬起來,然后坐下,尋找著快感點,看著趙明的臉,興奮的起落著屁股!班拧w總……操我……狠狠的操我……我愛你……我喜歡你的肉棒……啊啊……明哥……快……我要……好舒服……你插的好深啊……啊……頂到頭了……癢……好舒服……操死我吧……”關穎實在忍不住了,呻吟起來。
  “啊……明哥……我忍不住了……你的……大雞巴……啊……好粗……啊……操的……人家……啊……好舒服……啊……”一會兒的時間,關穎已經性奮的不行了?焖俚亩秳又尾,一陣高潮來臨,緊緊的抱著趙明,腦子一片空白,小穴猶如黃河決堤,噴出一股股水來,順著趙明的大肉棒,流在了床單上。
  靜靜的看著趙明,關穎幸福的趴在趙明的胸口。
  關穎爬起身來,看著自己身下已經被自己澆的濕漉漉的肉棒,以及濕了一塊的床單,小臉紅的猶如火燒一般。
  拿出毛巾,細心的擦拭著趙明身下,然后輕輕的摟著趙明,又忍不住握住了依然堅挺的大肉棒,輕輕的閉上了眼睛。
  次日一早,關穎睜開了眼睛,看著依然熟睡的趙明,心里暖洋洋的。
  左手處,自己依然抓著作業讓自己舒服到嗨的大肉棒,小臉一紅,松開了手。
  翻身準備下床,突然趙明一翻身摟住了自己。
  “老婆——”
  關穎嚇得一動不敢動,靜靜地看著趙明。
  趙明并沒有睜眼,抬腿把自己的右腿壓在了關穎的身上。
  關穎明顯感覺到趙明的大肉棒在自己的大腿處輕輕的抖動著。
  關穎緊張的已經不知道該怎么辦了,昨天晚上只顧著自己高興,已經忘了后果了,如果昨天晚上自己離開了多好,現在若是趙明醒了,這該怎么辦。
  “老婆,我好想你——”
  正在猶豫間,趙明已經翻身壓在了自己的身上?玳g的大雞巴,剛好頂在了自己的小穴口。趙明緊緊抱著關穎,把頭埋在關穎的脖頸處,輕輕的喊著關穎的耳珠,腰間一挺,大雞巴徑直闖入了關穎依然濕潤的小穴。
  “啊——”關穎忍不住呻吟了一聲。
  “嗯?”趙明此時有些清醒了,下意識的睜開了眼睛,響起自己并沒有在家,怎么會有一個女人,自己的賓館怎么會有一個女人,這一下就徹底清醒了,趙明不敢動。
  他不知道這個女人是誰,看著女人的耳朵,和黑色的頭發,一動不敢動。知道自己的雞巴還在別人體內,卻不知道這個女人是誰,他有點怕,不敢面對這個女人。不敢起身,就這么靜靜的趴著,不一會兒,趙明的雞巴徹底軟了下來,滑出了關穎的小穴。
  其實關穎也已經知道了趙明已經醒了,可她也是一動不敢動,兩個人已經醒了,卻不知道該怎么辦。就這么靜靜的抱著。
  就這么抱了有十分鐘,趙明知道,總得要面對,要打要罰認命吧,爬起身來,首先映入眼中的是自己熟悉的不能更熟悉的可人,每天都在一起合作的同事,自己的助理,關穎。
  趙明快速爬起來,拿起被子先給關穎蓋上,然后自己拿起床單披上。
  “小穎……對不起,我……昨晚……”趙明實在不知道該怎么說了!皼]關系,明哥,昨天晚上我們都喝醉了!边@個時候,關穎反而坦然了,說不定現在是個好的時候,或許能更進一步。
  “我真的是對不起你,我不知道怎么就喝醉了,竟然做了這種禽獸不如的事情,你要打要罰,我聽你的!壁w明語無倫次。
  “明哥……你不必自責,我……愿意——……”關系低下了頭,小聲說到。
  “什么?”
  “我愿意!”關穎抬起頭來,看著趙明的眼睛。
  “好吧,你愿意怎么懲罰我,我都受著,絕無怨言!
  “噗呲!”關穎忍不住笑了出來。
  “好啊,我罰你愛上我,怎么樣?”關穎一臉笑意,挑逗的看著趙明。
  “我結婚了,你知道的,小穎,你應該找一個更好的男人,我……我不能愛上你,不能對不起我老婆!壁w明這個時候清醒過來,大概猜到了一些,原來是關穎愛上了自己,可是自己已經結婚了,不應該耽誤人家,自己是愛張燕的,也不想對不起張燕。
  “明哥,我愛你,我不在乎,我想要你征服我。我不會打擾你的家庭,你需要我我就會給你,不需要我,你可以踢開我,這樣就好!标P穎著急的說著,越說聲音越小,眼睛淚花都已經閃了出來!靶》f……你先回去好嗎?我想安靜一下!壁w明說道。
  關穎站起身來,盯著趙明看了一眼,滿臉的委屈。
  看到床下自己的內褲,并沒有撿起來,穿上鞋,轉身出了賓館。
【完】